香菇

不让叫黎簇小哥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小奇怪的梦

记梦
#关于被架空的汉朝刘邦表示身体被掏空#
   刘邦和项羽素来是死对头,项羽楚国后代身份高贵,长得又帅素来看不起那个只有一张脸能看的小亭长,刘邦作为一介草民,无产阶级的伟大代表,自然也看不起那个就身材好点脸长得能看的大汉。但是因为实力差距悬殊,面上还是得好看点。
   但是王位只有一个,这是不能让的。但是拖着也不是办法,大家决定协商来解决。
项羽面瘫着一张脸“谁打到咸阳谁就赢”
“行”你老大,你说啥就是啥。
  天色晴朗,万里无云,衬得项羽脸色越发阴沉,他看着站楼上朝他龇牙微笑的人,第一次觉得人牙白的程度那么刺人眼。
   “来吃个饭”
     “行”是吃饭还是要命呢,刘邦正寻思着,敌方阵营的一哥们就过来解惑了。
  “哦,要命呢”刘邦笑笑,面上镇定自若,手心里的汗却可以洗个手了。
    #鸿门宴#
     “在咸阳住的好么”项羽皮笑肉不笑,好看的脸显得有点可怕。
      “挺好的,就等着你搬过来了”刘邦笑笑。
     众臣:卧槽这话说的-_-||
果然项羽的脸又黑了一分,“哼”
刘邦莫名觉得他这有点可爱,刚有这想法他就在心里给了自己两个耳刮子,“傻了”
一顿饭吃得异常沉默,刘邦一边心里不断腹诽这是杀还是不杀啊,你家老头都把玉佩给摔了还不动手啊,竖子无耻不足与谋就你啊,一边麻木的吃着饭。
  项羽那边也挺纠结,杀不杀,那人挺废的留着也没什么用但也没什么威胁,等把咸阳抢了把他关起来就行了……关起来就行了。
    最后一顿饭下来,谁都没动谁,场面异常尴尬。刘邦瞅了一眼亚夫,这大爷不容易啊,都快气冒烟了。正准备走,自己那边人来了“报!”“何事”
“秦王……秦王活了!”
刘邦-_-||
项羽-_-||
众臣-_-||
“以后大家都别看小说了,影响工作”
   周围一片哄笑,那传话的小伙子急得脸都红了,拉着刘邦就往外走,刘邦还没回过神手就被拉着了,项羽眉头皱了皱,一言不发,也跟着走了出去,有意无意的走两人中间,那小士兵一扭头看见项王,吓的手一抖,刘邦才把手给揪出来,莫名其妙的看着项羽,项羽面无表情的走到前面,也没人看到他耳根子有点发红。
“我这是怎么了”

刚走到营帐外,项羽和刘邦扭头就看到咸阳宫黑云冲天,城边的旗帜全部换成了秦王的,才明白这不是小说看多了,是真摊上事了。
“见鬼,这世界玄幻了吗???”刘邦表示有点心痛,拥有它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
。还没享受就没了。
项羽表示心情有点好
“再来一次”
“啊?”
“再比一次”
“啊……”刘邦心里开始挖项羽祖坟但是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两军交于咸阳宫门,应该说是两人,项羽和刘邦对视,都有点尴尬,身后无一兵一卒,或战死,或被抓。
“呵呵,这次的秦兵有点厉害啊”刘邦扯扯二皮脸笑笑
“啊……”项羽依旧冷着一张脸,心里默默点了个赞。
这次的秦兵的确不是很正常,即使被洞穿心脏却依旧能行动,要不然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进?”
“……”默默走进
刘邦在后面愣了一会儿,后知后觉的跟进,“我是他的小弟吗???”
咸阳殿内,嬴政满脸黑气,身旁伴一美姬,笑意盈盈的看着走进来的两人。项羽面无表情地对视,刘邦的内心被一片粉色刷频“好美啊仙子么是仙子吧我就知道是……吧啦巴拉巴拉”,美人的目光轻轻略过刘邦,落在了项羽身上,刘邦心里继续刨祖坟。
“早闻项王武力超常,今日莫要让奴家失望”话音刚落,秦王暴起,去夺项王,二人不分上下,但是项羽并没有武器,所以略占下风,刘邦在旁边原想当个吃瓜群众,但是无奈间也被扯进了这场乱斗,小菜鸡混进大神局场面异常凶险,混乱中,项羽看到角落里有一把奇形怪状的兵器,顺手拿过来,轻轻一掰,那武器竟然分开变成了一把短剑和一个铁锤,“……”项羽默默地把短剑塞到刘邦手里,自己提着铁锤去应战,刘邦拿到武器勇气倍增也开始积极参与不送人头,最后秦王人头还是被项羽拿下。
“ko”
“boss开始复活,请各位玩家注意”
刘邦目瞪口呆的看着秦王的身体分解为一群黑虫又开始重新凝聚成为人形,关键是他的脸还和自己身边这位一模一样。心里复杂。
项羽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这个怪物,一言不发。场面陷入僵局时美人的声音又传来
“不知项王可否战胜这位?”
“世上最难战胜的莫过于自己”刘邦额头流下一丝冷汗,看了看旁边的人,心里有些奇怪为什么要替他想这么多,倒是项羽爽快,一言不合便开战,这次刘邦站在旁侧,后面便是宫门,出去便是安全,刘邦心里正犹豫要不要丢了老大自己溜,那边战局却已经结束。项羽已经知道那个女人有问题,二话不说便朝美人走去,美人依旧笑意盈盈,身后却涌出一群黑虫,慢慢凝聚为一个又一个人形,却都是那秦国士兵。
“怪不得……”不会死。
刘邦眼睁睁看着项羽被卷在一群黑虫中间,自己也被黑虫包围。
刘邦最后记得自己被黑虫带走,再睁眼却是牢房,正感到有点落寞一扭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好基友之一——张良。不必说了,大家知道,这人,聪明!作为西汉团队的智力担当,张良在牢房中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大神风范,盘坐在草席上看着铁栏外的月光,一副超脱世俗之感。
“子房?”
“主公,相比主公也知道那些士兵的来历了”
“黑虫”
“恩”张良赞许,移步来到刘邦面前,塞入刘邦嘴里一枚药丸。
“这是我研制的,可让你在一个小时内隐藏气息,无人伤你”
刘邦表示有个高智商基友就是爽,为子房点赞。
“这里还有三颗”张良递给刘邦一个小瓶子。“保重.”言罢眼前一黑,刘邦把被自己敲晕的张良放到草席上,把瓷瓶里的药倒出来全部塞到他的嘴里,扭头朝外走“哎……”项大傻,我也是欠了你了。
  重返宫内,刘邦在正殿没有找到项羽,于是便向偏殿走去,所以他看到了让自己恶心一辈的场景。
帅气的项羽老大被裹在一群黑虫中间
披头散发,英挺的眉微皱,看得出来不好受,视线上抬,美人的上半身就那么出现在眼前,她的下半身就是那团黑虫,刘邦又看了看宫门,咬咬牙,朝黑虫冲了过去,把项羽给拽了出去,期间还砍碎了一条不知名的锁链。
美人疯了。
项羽和刘邦狼狈逃跑,面前突然出现一地道,毫不犹豫便跳了下去,刚站稳就又对上一个人,刘邦表示我的心脏经不起这样的大起大落。
“我叫徐福记”青年笑的阳光灿烂又明媚,这名字……刘邦和项羽嘴角都抽了抽
“没错,我是徐福的孙子”
“哦”
“哦”
“好冷淡(ง •̀_•́)ง”
“大家请看壁画,现在我们位于秦陵地宫浅层区,接下来由我为大家介绍吧啦巴拉巴拉……”
刘邦和项羽默然,但并没有阻止,自己默默的看着壁画,最后也算懂了。
“老秦这挺风骚的,不让人仙女儿回天上非留下来当吉祥物”
“怪不得变那样”
“她的车辇不是坏了么,走不了”
“可以修”
“修了就能走了?”
“理论上很OK”
徐福记全程面上保持微笑,但是在听到修车辇时眼神闪烁了一下,
“我说,那个帮秦始皇控制仙女的道士就是你爷吧”
“……是”
“啧啧啧”
正感叹没多久,刘邦就听见后面传来黑虫爬行的声音,其他两人脸色也一变
“我记得我爷爷的封印还是很好的,不可能会下来”
“什么封印”项羽问
“就锁链”
刘邦脸色僵了一下,项羽也想到了些什么,默默地看了一眼刘邦,没拆台。
“毕竟救了自己”
黑虫已经迫近,三人开始进行马拉松一百米决赛“冲啊!
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豁然开朗……并没有土地平旷,刘邦和项羽僵着脸看着面前的悬崖,对于这跳脱的剧情刘邦听了流泪,项羽看了沉默。
突然一阵阳光灿烂又明媚笑声从二人身后传来,刘邦和项羽齐齐扭过脸,看着徐福记,不,应该是徐福。
“何以至此”项羽发问
“本来我可以靠操控玄女得天下,不想项王沛公坏我好事”
“……”那老子的咸阳呢,刘邦很想爆粗,突然他余光扫到一个东西,“看你后面悬崖下”他拉着项羽的袖子小声说,项羽扭头看着悬崖下,那边森林深处有一巨大车辇,格外醒目,只是轮子稍有偏移。看罢项羽转过头来看着徐福身后的玄女,玄女看到车辇,身体里的黑虫暴动起来想要朝那个方向走去,但看到车辇还是损坏之时爆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嘶吼。
“跳!”
刘邦和项羽跳下悬崖,因为森林缘故,并无大碍,他们跑到车辇旁,将车轮拼装好,车辇升起,无数黑虫蜂拥而上,消失于天际。
徐福面色惨败,含恨离去。
   天下静好,一切如常。
楚河边,刘邦嘴里叼着一根草,满身狼狈,坐河边欣赏大好河山,项羽看他这流氓样,犹豫了一下告诉自己要勇敢还是走过去
“你今后要怎样”
“我?啧啧啧,回老家发展编织业也可以啊”刘邦只身一人,笑的欢畅,张良萧何韩信皆都离去。
“说人话”项羽黑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项王你请我去江东坐坐呗”
“……”空气安静,良久
“好”
刘邦低头闷笑不语。
“啧啧啧,江东伙食费不贵吧”
“给你免费,闭嘴”
“也是,我也是出卖了肉体了”刘邦躺在床上,只身不挂,满是青紫痕迹
“滚!”项王耳朵红红。
天下……所以老子的汉王朝呢???